首页 >域外民生

互联网造车局中局

2019-01-13 15:00:23 | 来源: 域外民生

互联造车局中局

1885年,德国工程师卡尔本茨在曼海姆制造了第一辆汽车。100多个年头后,中国的互联世界也掀起了新一轮的造车运动,2014年就是一个极为关键的时间点。

正如李书福最早对汽车的认知那样,汽车,就是四个轮子,两个沙发,再加一个铁壳子。互联汽车的开场似乎没那么光彩,甚至夹杂着一些草莽习气,可在质疑、试错、淘汰之后,时间也总能沉淀出几家佼佼者。

也正是在这一年,UC优视联合创始人何小鹏投资了小鹏汽车,开始新的创业之旅;李斌、刘强东、李想、马化腾等人高起点创办了蔚来汽车,引得淡马锡、IDG、红杉等争相投资;同时期的还有车和家、奇点汽车、乐视超级汽车、地平线汽车

近乎四年的时间里,千亿资金流入互联汽车行业,与之相关的品牌名单越来越长,赛道越来越拥挤,较量越来越激烈,战局也越来越混乱。

价值:互联汽车改变了什么?

黑格尔说存在即合理,从哲学的角度理解这句话不无道理,可放到商业市场中,找不到核心的价值便失去了生存的资本。参与互联造车的企业越来越多,首先需要回答的问题或许就是:互联汽车改变了什么?

blockquote

车和家创始人李想在源码资本的演讲中提到了这样的观点,我们不是互联造车,我们是汽车公司。

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的看法似乎有些针锋相对,多次在采访中表示:我们是互联造车公司,我们会用互联思维去打造一款汽车。

/blockquote

这个问题在今天还看不到答案,互联造车的价值却关乎时代背景,比如找到互联公司或互联背景创业者选择进军汽车行业的理由,情怀和梦想显然是站不住脚的。这里先回顾一下汽车得以普及的故事:

卡尔本茨卖掉妻子的首饰和嫁妆,在1886年排除万难造出了第一辆汽车,彼时流行的交通工具还是马车,精美的装饰也符合欧洲绅士的浪漫生活,散发着臭味的汽车免不了被贵族阶层排斥。

但卡尔本茨玩了个花招,邀请一位县政府的官员乘坐汽车,故意放慢速度任由马车从旁边超过,在官员的不断督促下,卡尔本茨一脚油门便绝尘而去。直到今天,汽车仍然是速度的代名词之一。

如果说速度成就了百年汽车史,那么互联造车运动的合理解释是什么呢?或许会有人回答是新能源,在雾霾的侵袭下,不少人愿意以环保之名为新能源汽车站台,可到消费者做决策时,倘若不是为了牌照和补贴,恐怕没有人为新能源的概念多付一分钱。

即便新能源是汽车工业的转折点,最早涉身其中的并不是互联公司,而是彻彻底底的汽车厂商,后者对汽车的了解有着几十上百年的历史。这就好比让小学生和研究生做同一道高等数学题,任凭小学生如何努力,答案都是意料之中的。

智能化或是互联汽车为数不多的价值体现,比起保守的主机厂商,互联公司更擅长接触新事物,二者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,甚至说互联梯队有着更大的赢面。

从大的趋势来看,汽车正在逐渐完成从交通工具到娱乐工具的过渡,未来的角色很可能是计算中心。要知道,传统汽车的芯片采购成本约为350美金,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的芯片成本为600美金,纯电动汽车的单车芯片成本要达到1000美金,而特斯拉的车载AI处理器Drive PX 2的价格就达到了2500美金。汽车正在拥有强大的运算能力,也开始连接起互联,这是不可逆的趋势。

在具体的应用上,刚刚宣布量产的小鹏汽车G3实现了钥匙和语音操控的全场景车位识别、无需人工介入的全自动泊车,下一步可能正是自动驾驶。上汽和阿里联合打造的荣威RX5

互联网造车局中局

,在没有改变能源系统的前提上,利用互联服务和科技感十足的中控,照旧取得了10万+的销量,这在上汽自主汽车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。

挑战:从野蛮生长到正规军

今年3月21日,小鹏汽车1.0量产车型已经顺利通过广州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审查,正式取得第一张新能源汽车专用号牌。这一标志性事件,折射了有关部门对互联汽车价值的肯定,同时也预示着新的赛点。

互联创业者从来都是天生虎胆,在汽车这个新战场也不例外。小鹏、蔚来等相继宣布量产的消息,并在不久后正式交付。但对大多数互联车企而言,频频占据媒体头条的车型仍存在于发布会和PPT上,没有量产的准确时间点,或者压根就没打算量产。

不可否认,互联汽车有意复刻智能的神话,招募一流人才或者外包研发和设计,以求迅速搭建轻资产平台,然后找到贴牌的整车厂商,配合互联营销和直销渠道,商业模式几近成型。至少在智能行业,小米的崛起有着类似的情形,后来的锤子、360等品牌也大抵如此。

其中的悖论在于,互联造车希望在现有汽车工业装备水平的基础上,打造颠覆性的新物种,就好像当年颠覆了行业的iPhone。然而互联造车却是没有厂商那般幸运,特斯拉在2017年销量达到了103000台,第四季度几乎达到3万台,即便如此,Model 3的难产依旧成了特斯拉的扼喉之痛,屡屡被传处于破产边缘。

而国内的这场互联造车运动,似乎从来都不缺少失败。2015年8月份,博泰欣慰资金不到位等问题,推出概念车后就陷入停滞;曾经高喊生态化反的乐视汽车,成了乐视生态破产的表象;一度被声讨的游侠汽车,被西拓工业集团接盘,连法人都换了;富士康和腾讯联合的和谐富腾,在2016年出现一系列变故后不了了之

小鹏汽车的首张牌照或是造车运动的分水岭,可以预见的是,造车能力将成为互联汽车的船票,这在新造车势力的动作中显露无疑。一时间,自建工厂早已成为互联造车新的主旋律。

blockquote

去年5月份,小鹏汽车的自建工程落户广东肇庆,预计总投资额超过100亿元;

奇点汽车的新能源生产基地已经在安徽铜陵破土动工,计划未来5年将投资150亿元打造全球研发中心和苏州生产基地;

在多次与江淮传出不合消息之后,蔚来汽车自建工厂落户上海嘉定的消息也流传开来。

/blockquote

目前加入造车新势力的企业已经有300多家,按照蔚来汽车联合创始人秦力洪的说法,预计新势力造车企业最终存活率为20%左右。小鹏汽车联合创始人兼总裁夏珩直言新造车企业最终能够活下来的,不过三四家。对于外界所关注的生产资质,可以通过国家开放资质或者受收购的方式获得。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