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民生经济

从炒作曲线看人工智能的苟且与远方

2018-09-22 13:12:10 | 来源: 民生经济

从“炒作曲线”看人工智能的苟且与远方

经历了 2016 、2017 上半年的疯狂炒作之后,人工智能的热潮正在褪去。

究其原因,如果按照 Gartner 的「炒作曲线」来解释,则是由于新技术爆发时的公众热度更容易被媒体、资本所捕捉,而随着技术落地过程中暴露出的一系列实际困难,会部分程度上导致公众的悲观,从而让这项新技术逐步淡出公众视野。

人工智能也是如此。在过去的 2017 年,围绕人工智能的场景应用正在成为国内外巨头、创业新贵押注的焦点,然而不管是图像、语音还是自然语言交互,尽管单项技术都不同程度地获得巨大发展,但尚不足以与实际场景结合,形成全新的传播热点,一个显著的案例,AlphaGo 在 2017 年乌镇横扫中国围棋高手的远远不及单挑李世石那样吸引全球关注。

另一个原因,则是更多新技术、新概念的出现,这在中国的表现尤为明显。2017 下半年,特别是 2017 年年底,区块链成为中国互联行业的「新技术」,这种由虚拟货币所推动的技术几乎「瞬间」占据了投资人、主流科技媒体、各种自媒体的讨论议题里。

上述两个原因或多或少让人工智能暂时摆脱了聚光灯的关注,也让我们有更多的理性去看待这个过去几年被誉为「改变人类命运」的技术,到底是一次面向远方伟大征程的开始,还是又一次从寒冬到盛夏再到寒冬的短暂更替。

人工智能的远方依然令人向往

事实上,关于人工智能的「远方风景」已经被重复了六十多年。自 1956 年「人工智能」一词来到这个星球上,一代代的数学家、计算机科学家都在为之不懈努力,但到底何为「人工智能」却存在太多理解角度。

作为达特茅斯会议组织者之一的约翰麦卡锡,一直认为「人工智能」一词除了是暗示机器可以去完成人类可以完成的工作之外,和人类行为毫无关系。

而与麦卡锡专注数学逻辑模拟人类大脑的做法不同

从炒作曲线看人工智能的苟且与远方

,另一位达特茅斯的参会者马文明斯基则早早看到了神经络的重要性,但颇具讽刺意味的是,也正是明斯基在某种程度上否认了神经络的可行性,导致基于人工神经络的研究长期排除在人工智能「主流」研究之外。

而就在麦卡锡离开 MIT,扛起斯坦福大学人工智能研究大旗之时,道格拉斯恩格尔巴特正在努力将另一种「智能」带入计算机行业。

这位北欧人的后裔并没有麦卡锡的「远大志向」,而是在思考如何将技术去「提升」人类现有的技能,他终其一生都在研究计算机技术至于人类的意义,成为人机交互的「一代宗师」。

在硅谷资深

猜你喜欢